权显:

夫人属牛

 

不许“点灯”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只许“放火”

     听说过些时日就是知府大人的生日了,当地有一位下属的小官吏不放过这个取宠拍马的机会,设法搜刮钱财,打造了一个金老鼠献给知府大人。知府大人颇感欣慰,但又有所疑惑,便问为什么用一只老鼠。小官急忙解释说:“小人得知老爷属鼠,故特意做了一个金老鼠。”并故意把“金”字拖长。知府大人漫不经心地并有所赞赏地说:“难得你有此心计,照此说来,你也知道内人属牛,下月十八是她的生日啰?”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典出《笑府》 何 耶 编译

 
 

    有位郡守名叫田登,非常讲究忌讳,不少人都因为犯了他的忌讳而受到处罚。所以这个地方的人都把“灯”字避讳而称为“火”,正月15日元宵盛节,该州的老百姓都到州府观灯闹节,为了告示百姓,张贴出来的告示上写道:“本州照例放火三天,与民同乐。”

     据说史料上确有此真实记载,后来被人们传说为“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老百姓点灯”。

 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 典出于《五杂俎》 何 耶 编译

平庸:

阴阳学台

    清朝有一位财主想请一位秀才来任家教,又怕请不到有真才实学的老师。于是到学府里找到教官商量,说明自己的来意,请教官出个主意。教官说:“我学府中秀才虽然很多,但真‘货色’却很少,不给他们考试一下,还不知道他们肚子里是不是真有货色呢!”财主急忙问:“请问大人有何办法?”教官贴近他的耳朵说:“你先去准备一桌酒席,我这里挑出几个好的,到时候......”教官如此这般地出了个主意,打发他走了。

    财主按照教官的吩咐安排了一桌酒席,教官请来了四、五个秀才,酒过数巡,正在酣饮之时,突然有人来报:“府台大人派我通知,学台大人明天就到本府巡查秀才们的学问,请教官安排各位秀才准备迎考。”顿时各位在座的秀才惊惶失措,魂不附体,但只见一位不动声色。财主大喜欢呼:“这位可是我要请的老师啊!”可是上前仔细一看,只见他已气断身亡。

    死者的家属闻讯赶来,要告他们恐吓至死罪。财主慌了,请教官想办法,教官说:“千万不能触动尸体,我有办法使他活过来。”于是他叫刚才来报的人再来一次大声禀报:“阴间的学台大人明天就到本府巡查已故秀才们的学问......”那秀才果然活了过来。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典出《嘻谈录》 何 耶 编译

 

靶神助战

    一位将军屡吃败仗,有一次正战败而退的时候,不料在半路上杀出一支劲旅,帮他击退了敌兵,因此大获全胜。凯旋会师时,将军叩谢助战的将领并问其尊姓大名,那将领回答:“我是校场的靶神,得报将军危机,特来助战。”将军不解,又问:“小将有何德行,怎会劳驾尊神兴兵相救呢?”靶神说:“我身立校场几十年,为练就将士们的武艺,宁可自己受身穿百孔之苦。可是将军在校场练射,从不伤我一箭,因此感恩相助。”

 

          典出《广笑府》 何 耶 编译

迂腐:

选相

    一位国王要在忠于他的臣僚中选一名德才兼备的人为宰相,但是经过筛选之后还有不少值得重用的,于是,他又追加了一个“不怕老婆”的附加条件进一步筛选。

    一天上朝,国王把候选的大臣们召上殿来,他宣布旨意:“你们中有怕老婆的,站到左边。”于是大家都纷纷往左边站去,唯独一人站在右边。

    国王宣召,封此人为宰相。此人急忙奏报国王:“诚惶诚恐,微臣不敢站左边,我老婆告诫我不能到人多的地方去挤。”国王大怒:“你居然怕老婆,而不怕本王?”立即宣布官降一等。

 

靴不齐高

    一位秀才有两双靴子,一双厚底,一双薄底。一天早晨起来,他穿错一只靴子,走起路来右脚高左脚低,很不舒服。他告诉别人:“我的右脚怎么会比左脚长了一点,真是奇怪!”人家却发现了问题,告诉他是靴底不一般厚的原因,他才恍然大悟,赶紧回去换了另一双靴子。可是这次走起路来却变得左脚高右脚低,这次可是他自己发现了也是靴底不一样厚的原故。他只好去买了一双新靴子,最终才穿得舒服。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何 耶   2002.5.29

吝蔷:

擒 虎

    父子猎人是当地有名的擒虎好手,他们在猎取老虎时,总是尽可能不用箭、枪或刀之类的锐器杀伤老虎,因为那样会使得到的虎皮有破洞,就卖不起价了。有一天,他们打听到山上有一只十分壮大的老虎,于是设计了捉虎的办法,并在山上布置了机关器械。以防万一,也带好矛枪、猎斧等隐蔽在山林中,等待老虎的出现。到了夕阳西下,夜幕即降之时,那饥饿的老虎出现在对面的山谷中,渐渐向他们走近,但偏偏不踩中他们所布的弹夹、陷坑、网具等。父亲擒虎心切,跑过去想诱虎入网,却不幸被凶猛的老虎一口叼住。儿子见情形不妙,便拿起斧子冲去,正想砍死老虎,却听得他父亲大声喊叫:“我儿住手,万不可伤了虎皮!”犹豫之下,眼看着老虎叼走父亲逃入密林深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何 耶  2002.5.29


名篇选读:《两亩地》_泰戈尔叙事诗,冰心翻译; [阅览]          《卖头》_泰戈尔故事诗,冰心翻译; [阅览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索芭》_泰戈尔短篇小说; [阅读]


六艺方圆个人工作室制作并维护
备案序号:浙ICP备05019323号